<rt id="oysyk"><small id="oysyk"></small></rt>
<acronym id="oysyk"></acronym>
首页 - 财经 - 国际财讯 - 正文

21深度|政治“暗流汹涌”,疫情“阵痛”未解,马来西亚复苏之路尚存悬念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21深度|政治“暗流汹涌”,疫情“阵痛”未解,马来西亚复苏之路尚存悬念)

马来西亚作为东南亚重要的生产基地、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中是不可忽视的环节。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胡慧茵报道 伴随着疫情的缓和,马来西亚正式按下了经济重启键。

当地时间10月11日,马来西亚正式取消对民众跨州旅行的限制,进一步放宽防疫限制。但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已经完成新冠疫苗接种者才允许自由跨州。此次跨州禁令放开后,多州政府都期待能重新迎来游客,促进旅游业、服务业复苏。

马来西亚之所以能放宽民众的旅游限制,皆因近日国内疫情正不断向好发展,而且民众的疫苗接种率显著提高。截至10月10日,马来西亚全国疫苗接种计划达成一项重要目标,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的成年人数量达到90.02%。

除了放宽旅游限制,马来西亚总理伊斯梅尔早前就为了全民能团结一致复苏经济做好了一系列铺垫工作。

10月8日,伊斯梅尔提出了“马来西亚家庭”概念,希望借此解除紧张的政治局势,让这个从疫情中复苏的国家团结起来。 事实上,自2021年8月上任以来,伊斯梅尔就一直寻求给这个在18个月中换了三任总理的国家带来稳定。然而,这并非易事。

“此前,马来西亚的疫情不容乐观是因为各政党陷入长久以来的内斗,将防疫作为彼此攻讦的工具,导致防疫效果非常不好,加之马来西亚各联邦主体之间历史上的利益纠葛,也让国家层面的整体防疫政策难以有效落实。”鲸平台智库专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 

而对于伊斯梅尔用“马来西亚家庭”概念来呼吁各政党搁置分歧、凝聚共识的做法,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边外交室主任,副研究员周士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多源性较强的马来西亚来说,类似的说法在过去也屡被提及,但在实际运作中并不令各方满意。 

“暗流涌动”的马来西亚,会在新任总理伊斯梅尔的带领下走向何方?

经济何时回到疫情前?

持续缓和的疫情,给马来西亚重启经济带去了极大的信心。

截至10月10日中午12时,过去24小时马来西亚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373例,自7月7日以来首度降到8000例以下,并已连续8天保持在万例之内。据悉,在此次放开民众跨州旅游的限制前,马来西亚此前已在全国范围内开放堂食、电影院、旅游景点等多个社会经济领域。 

受到政府取消州际旅游限制消息的影响,马来西亚市场收获利好。10月11日,马来西亚马币(林吉特) 上涨0.2%达到4.167,是9月17日以来的最高值。另外,股市上扬0.7%,有望连续第五个交易日上涨。

除了市场受到提振,近来马来西亚的外资流入也明显增加。

9月13日,伊斯梅尔对外界声称,在马来西亚国家复苏计划的推动下,8月外国资本流入总额为77亿林吉特(约合120亿元人民币)。“外国资本净流入为2021年第四季度经济复苏奠定更稳固基调。”伊斯梅尔还表示,四季度的复苏态势将持续到明年。

外资恢复流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马来西亚的工业中心在逐步进入复兴计划。作为全球芯片测试和封装的主要中心之一,马来西亚因疫情而关闭了工厂,严重影响了芯片的生产。在意识到对如马来西亚这样的亚洲供应商的依赖后,欧盟各国纷纷扩大对芯片制造本土化的投资。

为了减少遏制疫情所需的经济限制措施,马来西亚开始倾向于与“疫情共存”的模式。 

“马来西亚作为东南亚重要的生产基地、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中是不可忽视的环节,其自身内需市场规模有限,因此外资在马来西亚外向型经济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马来西亚接受外资的规模翻番,除了疫情开始出现有效控制的迹象外,也有全球供应链重组、部分产能从高风险区域向马来西亚转移的因素。

即便整体呈现复苏的迹象,但马来西亚的经济何时能回到疫情前的状态,仍是未知数。 

周士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政府此番是想向民众显示其对抗疫最终能取得胜利的信心,但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选择,“尽管接种疫苗比率达到了九成左右,但从新加坡的情况来看,疫情依然难以控制住,重症依然存在,死亡事件依然会发生,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阵痛期’,而且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有多长。”他认为,解除禁令并没有得到民众的充分信任。

沈萌也向记者表示,在开放后,病毒感染群体是否能够不出现剧烈反弹是决定马来西亚是否能继续保持经济开放的关键。 

如今,马来西亚才刚迈入经济复苏的进程,但政府早前因防治疫情而导致财政吃紧的状况并未缓解。 9月22日,马财政部第二副部长雅马尼哈菲兹在国会表示,政府正研究多增加国库收入的措施,包括考虑向疫情期间赚大钱的企业征一次性高税率及资本利得税等暴利税。在真正出台措施之前,此举引起当地商界与外国投资者不安。 

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记者指出了当中的不合理之处,“马来西亚确有部分企业受益于防疫物资的生产,获得超常规的收益。若政府要以此将自身财政缺口转嫁给企业,虽然这部分企业数量有限,但该行径却不利于经济恢复和调动企业积极性。” 

对此,周士新也认为,政府这一做法虽然有益处,但也存在极大的风险,需要相对谨慎和适度。“相关企业在被征税后,终究希望能尽快从经营中弥补回来。如果它们采取得的是提升商品和服务价格的方式,民众的生活压力则会增加,导致社会不稳定。”他向记者补充道。

政党关难闯

经济复苏已然千头万绪,但更让政府苦恼的,是各党派意见不合而引发的新动荡。 

有消息指出,马来西亚总理伊斯梅尔所在政党的内讧使该党失去了对一个关键州的掌控。与此同时,反对派领导人安瓦尔?易卜拉欣也抱怨伊斯梅尔对于在双方协议中承诺的改革进展缓慢。

在这样的背景下,伊斯梅尔提出了“马来西亚家庭”概念,这与前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的“一个马来西亚”(1Malaysia)口号相呼应,都强调了增进国家团结。伊斯梅尔还强调,“马来西亚家庭”的概念是跨宗教、种族的包容方案,号召全民成为团结一致的一家人。有分析指出,伊斯梅尔之所以发动这项运动是要笼络各方势力,为来届大选做好准备。

早在一个月之前,伊斯梅尔就与反对党希望联盟主席安瓦尔·易卜拉欣签署了“政治转型与稳定谅解备忘录”。自此,马来西亚长达19个月以来的动荡政局暂时回稳。

只不过,马来西亚政党之间的意见纷争并不能因此而简单地全面平息。这一点,从反对党领袖的说法就可以看出端倪。

在签订“政治转型与稳定谅解备忘录”之际,安瓦尔·易卜拉欣就向国会表示,这份备忘录并未规定一旦出现对首相的信任动议表决,希盟就一定支持。希盟的一名高层领导曾对媒体表示,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要向外界说明他们并非成为了政府的“同谋”,要正当化政府做的一切事情。对此,周士新向记者表示,反对派对此持质疑态度,是担心自己会成为政策失败的替罪羊。

事实上,马来西亚的政党纷争从未停息。沈萌认为,近年来政权的不稳定更是增加了经济的负担。“马来西亚的政客往往将个人或团体利益凌驾于全民和国家利益之上。新总理与反对派进行沟通妥协,首要目的仍是着眼于政权稳定,而非国家发展,因此这样的妥协基础仍是脆弱的,很容易在各方利益发生根本变化后就破产。”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道。

据了解,自从巫统在前总理纳吉腐败案后,马来西亚的政党就处于不断分裂的状态。马来西亚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副主席张健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马来西亚政治版图四分天下,在这种情况下,未来两年内举行全国大选出现一党独大局面的可能性非常小。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政党组织政府都要与在野党商讨,否则政权不稳。

周士新认为,从目前来看,包括巫统在内,马来西亚所有政党的权威性都受到了严重削弱。“这种情况让马来西亚政治格局变得更加脆弱。部分马来西亚政治人物游走于各政党之间,也让这种格局的演变增添了更强的不确定性,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马来西亚政治社会的稳健发展和融合。”他补充道。

对于马来西亚政治局势的走向,沈萌也向记者表示,未来各种政治势力合纵连横、持续重组。他向记者预测,短期内马来西亚政权难以实现较长时间的稳定,直到各方势力整并成形。

在不确定的政治前景之下,马来西亚的经济复苏之路仍不明朗。

(作者:特约记者,胡慧茵 编辑:陈庆梅)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对该内容存在异议,或发现违法及不良信息,请发送邮件至jubao@stockstar.com,我们将安排核实处理。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
彩票串子